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“海綿城市”離我們還有多遠?

暴雨過后的呼市街景

東河美景

 飛速發展的呼和浩特

  “一下雨,草原城市也能成為海景城。”連續幾天的降雨讓張來又一次在朋友圈里開始吐槽。

  去年,剛搬到賽罕區金橋開發區永泰城小區的張來,今年可謂飽受降雨積水之苦,“8月份的一場雨可是真的讓我過了一把海景生活。”張來所指則是今年8月17日的一場大雨過后,由于雨水得不到有效排放,而將永泰城西門變為一片汪洋。

  為什么城市里會有這么大的水?為什么雨水排不出去?為什么一到汛期就積水?……一連串疑問的背后,則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城市發展之痛——汛期城市“內澇成海”的尷尬。

  年年暴雨,年年內澇,這一現象不止于我市,縱觀全國許多城市都似乎陷入“治水方式”之困。怎么辦?于是乎,打造“海綿城市”則提供了一種從“末端治理”轉向“源頭治理”的智慧治水新思路。

  去年10月,國務院印發了《關于推進海綿城市建設的指導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指導意見》),提出通過“海綿城市”建設,綜合采取“滲、滯、蓄、凈、用、排”等措施,最大限度地減少城市開發建設對生態環境的影響,將70%的降雨就地消納和利用。而據記者了解,今年我市也已提出申報“海綿城市”建設試點城市。

  “小雨不積水、大雨不內澇、水體不黑臭、熱島有緩解”這是《指導意見》勾畫出的未來生態型城市圖景。而對于我市來說,該不該建“海綿城市”?為什么要建設“海綿城市”?建設“海綿城市”又會給我們帶來什么?

  自入汛以來的幾場大雨后,我市的一些街道、橋洞再次面臨水浸街的襲擾,出現“內澇”,車輛被困,交通一度癱瘓……一時間,“大暴雨+水浸街”的圖片和信息也再次刷爆朋友圈。

  為什么會如此?

  隨著城市化、城鎮化快速發展,如何完善城市地下管網建設、消除城鎮內澇,也成為城鎮化發展過程中的熱點問題。

  內蒙古工業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劉錚認為,城區發生內澇,主要是由于強降水或連續性降水超過城市排水能力,如路面硬化指數過高,窨井過少;排水管道管徑過小、排水速度過慢等。“另外,也有一些路面坡度過大,而低洼處排水不暢,排水管線太少,也會形成積水。城市經常發生內澇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”

  “這說明在城市建設上還存在一些問題”,內蒙古社科院城市發展研究所所長天瑩認為,一是綠地普遍高出地面,雨水很難流入,無法有效利用天然降水,導致綠地灌溉成本高。二是重工程建設,忽視了對自然生態系統的滲、蓄、凈等功能的科學利用。三是缺乏統一的技術規程和有效的管理驗收機制。四是已經建成的排水管網排水能力不強。

  采訪中一位業內專家也向記者表示,隨著“鋼筋混凝土”的城市模式全面流行,城市中可以自然吸收雨水的“天然海綿體”就被破壞了,自然水循環的方式被切斷了。這位專家為我們列舉了一組數字,更能說明這個問題。如果是泥土,60%至80%的降水能滲透到地下,不會產生流水。但泥土被硬化,80%甚至更多的降水變成流水,成為排水管的不可承受之重。

  “如今城市建設中流行填湖平壑,地面大量硬化。每逢大雨,雨水直接落到硬化地面上,快速形成地表徑流,只能或主要是通過下水道、排水河道、泵站等‘次要的’‘ 非自然的’排水管網來排退,一旦發生強降雨,就會出現有多少下水管都不夠用的情況。”這位專家表示。

  內澇難除“海綿”解困

  實際上,“內澇積水”給“張來們”帶來的煩惱的事實已經證明,一旦雨量過大就會超出現有排水系統的承載能力,傳統治理方式似乎難以徹底解決我市水浸街“頑疾”——在一些低洼地段或立交橋下,積水只能依靠泵車或是人工打開下水井來加速排放。而對此,許多“張來們”也會發出這樣的疑惑,“小時候也遇到過暴雨,但似乎道路積水沒有現在嚴重,為什么呢?”

  同樣,汛期暴雨給城市排水帶來的影響,從去年開始就成為自治區政協常委、民進內蒙古區委會副主委、民進呼和浩特市委會主委張潤鎖再次思考的問題。去年2月,張潤鎖開始對“海綿城市”進行研究,他歷時一年多時間完成研究報告,并在今年的自治區兩會上提交《建設呼市“海綿城市”刻不容緩》的提案,引起各方對“海綿城市”的關注。

  “確實如很多人的感受一樣,隨著城市化建設的加速,原來主要的排水方式即自然下滲,因硬化面積的增加而逐步減弱,而次要的排水管網、泵站等,擔負起了排水重任。”張潤鎖告訴記者,以前,多是裸露的地面,降雨時,雨水除了可以通過管網排走,還能通過土地、綠地等“主要的”“自然的”方式滲透到地下,快速被吸收。

  市政協委員天瑩在今年的市兩會上也提出了《加快推進呼和浩特市“海綿城市”建設的建議》。天瑩認為,應把加快推進“海綿城市”作為首府城市建設的重點。

  何謂“海綿城市”?

  “其實就是讓城市能夠像海綿一樣,在適應環境變化和應對自然災害等方面具有良好的‘彈性’:下雨時吸水、蓄水、滲水、凈水,緩解城市內澇,補充地下水,調節水循環;干旱缺水時再將蓄存的水‘釋放’加以利用,改善城市排水系統,緩解城市缺水現狀,讓城市逐漸回歸自然的水循環處理方式。”張潤鎖解釋。

  天要下雨,人有辦法!

  其實,國家早已給出“海綿城市”建設的“時間表”。

  2020年,我國城市20%以上建成區要自然存儲70%的降雨;2030年,全國城市80%以上建成區要達到這一指標……《指導意見》這樣指出。

  內蒙古自治區也實施了《推進“海綿城市”建設意見》,也給出了全區建設“海綿城市”的時間表:到今年10月底,各盟市編制完成“海綿城市”專項規劃草案;到2017年底,完成“海綿城市”建設規劃和三年滾動建設計劃;到2020年,城市建成區20%以上的面積達到目標要求,將70%的降雨就地消納和利用,自然積存、自然滲透、自然凈化的“海綿城市”建設理念全面貫穿于城市規劃建設中,城市河湖水系和山體林地田等生態空間得到有效保護;到2030年,城市建成區80%以上的面積達到目標要求,具備條件的旗縣開展“海綿城市”建設工作……

  據了解,我市也已具備建設“海綿城市”試點城市條件,因此,今年,我市也已再次申報“海綿城市”建設試點城市。

  創新理念

  “傳統的城市建設模式,是硬化路面,每逢大雨,主要依靠灌區泵站等‘灰色設施’來排水,以快速排除和末端集中控制為主要設計理念。這種建設模式,往往造成逢雨必澇,旱澇急轉。”張潤鎖認為,我國99%的城市目前都是快排模式,雨水落在地面上只能從管道中集中快排,強降雨一來,修再多管道也不夠用。原因是大量工程建設做地面硬化形成了“鐵殼城市”,導致雨水無法滲透到地下。“水來后有很多水管把水排掉,但排水設施卻未能承擔蓄雨作用,這是城市建設中沒有遵守自然規律的硬傷,導致城市沒有形成自然和諧生態系統,‘雨季一來、城市看海’就不足為奇了。而與之相對應的,‘海綿城市’強調的則是吸納力。”張潤鎖說。

  而根據《指導意見》,今后城市建設將強調優先利用植草溝、雨水花園、下沉式綠地等綠色措施來組織排水,以“慢排緩釋”和“源頭分散”控制為主要規劃設計理念。

  “幾十年來,中國的城市規劃和設計者,存在一定的誤區,總認為雨水來了就趕快排,這就形成了如今的快排模式,這是一種錯誤的治水理念。下水道應有兩個功能,一是雨水來了及時收集,減少地面積水,二是千方百計留住雨水并加以利用,實現城市良性水循環。但目前城市排水現狀不容樂觀,趕不上快速發展的城市建設,下水道規劃雖有但設施跟不上。”張潤鎖認為,城市“海綿體”既包括河、湖、池塘、濕地等水系,也包括綠地、花園、可滲透路面這樣的城市配套設施,雨水通過這些海綿體下滲、滯蓄、凈化、回用,最后剩余部分徑流通過管網、泵站外排,從而可有效提高城市排水的標準,緩解城市內澇的壓力。“建設‘海綿城市’,關鍵在于不斷提高海綿體的規模和質量,原有的海綿體要有效保護,最大限度地保護原有的河湖、濕地、坑塘、溝渠等海綿體不受開發的影響,受到破壞的海綿體也應通過綜合運用物理、生物和生態等手段逐步修復,并維持一定比例的生態空間,有條件的還應新建一定規模的海綿體。”張潤鎖表示,城市建筑、小區、道路、綠地與廣場等,都可以成為海綿體城市建設的載體。“比如,讓城市屋頂綠起來,綠色屋頂在滯留雨水的同時,還起到節能減排、緩解熱島效應的功效,道路、廣場可以采用透水鋪裝,城市的綠地也應充分沉下去。”張潤鎖說。

  經測算,若我市將每棵樹的樹坑建得低于路面0.3米,那么每個樹坑就可蓄雨水0.432立方米,還可利用社區內部的花壇、綠地的空間建雨水小園、下沉式綠地,市政道路可結合道路綠化帶、樹池等空間布置生態樹池、植草溝等低影響開發措施;也可將老舊社區雨水管線接入周邊公園、水體、集中綠地。

  采訪中記者也了解到,我市作為國家40個嚴重缺水城市之一,也是全國75個地下水污染較嚴重的城市之一,年均降雨量僅在335毫米—534毫米之間,且集中在七八月份。隨著我市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和城鎮化進程中人口的聚集,水資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,城市排水防澇的任務也越加繁重。

  “因此,將呼和浩特市建設成‘海綿城市’勢在必行。”天瑩表示,將城市河流、湖泊和地下水系的污染防治和生態修復結合起來,通過“滲、滯、蓄、凈、用、排”的辦法,可以統籌解決城市內澇、雨水資源化利用等多個問題。

  智慧治水

  “如果建成‘海綿城市’,下雨時像海綿一樣把水‘吸’住,干旱時再把水‘吐’出來,不僅能提升城市的生態還原能力,而且能提升城市消化雨水的能力,緩解逢雨必澇。”劉錚認為,“海綿城市”建設不是一個單純的目標,而是一個綜合目標,即城市發展理念和建設方式轉型。

  “建設‘海綿城市’,不能僅僅理解為鋪些透水磚、修幾個蓄水池、建幾塊下凹綠地,而要讓山水林田湖這些‘大海綿’真正發揮作用。”在劉錚看來,在建設用地選擇上,要尊重自然和原有地形,把一些低洼地、河湖濕地等保護好,科學劃定界限嚴加管理。

  張潤鎖也認為,建設“海綿城市”, 我市不僅要切實加強水源地的保護,還要提高潛層地下水的利用率,此外,還應提高雨水的回收利用率和增加對開發地塊的約束條件。“按‘海綿城市’建設要求規范房地產開發,要明確各地塊兒單位面積控制容積、下沉式綠地率及下沉深度,透水鋪裝率、綠色屋頂率等主要指標并通過相關專業或專項規劃編制及實施。”張潤鎖說。

  而記者也從市園林局了解到,按照《呼和浩特市城市綠地系統規劃(2011—2020)》,我市提出了“一核、二帶、五區、多廊道”園林綠化總體格局。“一核”,即中心城區范圍內的綠地生態系統規劃建設;“二帶”為大青山地區防護林帶和沿黃防護林帶;“五區”是指武川縣、土默特左旗、托克托縣、和林格爾縣、清水河縣五個旗縣以及城區和近郊區周邊村莊的綠地集中區;“多廊道”就是道路、河流兩側的綠化防護景觀帶。

  “城市需要探尋與水共生的和諧方式,‘海綿城市’提供了‘化剛為柔’的治水方式,并把水患威脅轉化成了城市改造更新的契機。”在內蒙古社科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于光軍看來,“讓城市走出‘積水潭’,增加城市的自然調適能力非常重要。”于光軍表示,呼市建設“海綿城市”,首先政府部門要統籌規劃,政府部門充當施工“總監”一職。而規劃、國土、供排水、道路、交通、園林、水務等職能部門,在各相關規劃編制過程中落實涉及雨水滲、滯、蓄、凈、用、排等低影響開發內容,明確各地塊單位面積控制容積、下沉式綠地率及其下沉深度、透水鋪裝率等指標。這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“海綿城市”建設難、各部門配合不到位的問題。

  “‘海綿城市’建設需要根據城市的實際情況逐步推進,有效推進‘海綿城市’建設,需要一個長期規劃和具體的實施方案,并從地方立法和社會推廣等方面入手,提高公眾的參與度,如此才能讓城市綜合性的‘海綿’功能得到充分發揮。”受訪專家對此觀點一致。

  建設“海綿城市”,一方面是讓雨水流得更暢——澇時能吸水,另一方面是讓雨水存得更多——旱時能吐水。當我們的城市成了“海綿城市”,“城市之腎”河湖能正常代謝,“城市之肺”土壤能正常呼吸,或許就不會那么頻繁地“一邊喊渴,一邊內澇”了。

 

相關閱讀

關鍵詞: 多遠 海綿 城市

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熱銷樓盤

新房單價區域

最新租售信息

二手房 租房

請您文明上網、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

剑网3指尖江湖收费模式
时时彩购彩平台排行 双色球胆拖投注速查表 乌鲁木齐红灯区几点关门 员工管理系统代码 美国美女摔跤撕光衣服 时时彩6码数字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号码 推牌九游戏单机下载 太原那有老时时 埃里克森